恐艾干預中心>> 疑病干預>> 性艾軼事>>艾滋傳染太難了 可為什么特定群體感染率在增長呢

艾滋傳染太難了 可為什么特定群體感染率在增長呢

作者:羅老師     來源: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5日    點擊數:

艾滋病傳染太難了,也許這句話有很多人不認可。特別是有的人看了一些有關艾滋病相關的報道,并且得知中國現在依舊處于艾滋病低流行的狀態,更加不認同艾滋病傳染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說有機會參加艾滋病相關的學術大會,聽到艾滋病研究大專家們所報的數據,更是覺得艾滋病傳染很難是謬論。如果艾滋病傳染太難了,那為什么我國的中老年男性以及大學生群體艾滋病傳染率近幾年呈現出噴發式的增長呢。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常年從事艾滋病科學防治一線工作,也做一些臨床性研究,根據數據的反饋,艾滋病單次傳播的傳染率真的非常低,但是處于低流行狀態大家可不要忽略一個問題,那就是高危行為的基數太龐大了,很多人總是抱著僥幸的心理不斷逾越雷池,導致了一些本可以被杜絕的結果。

讓我們從最近的一些新聞入手,通過社會因素也不難看出我國為什么處于艾滋病低流行狀態,盡管我們的鄰居日本國在某些方面也做得比較開放,但是其科學化的管理減少了很多可能存在的風險。據澎湃新聞報道,山東大學發起了一個針對留學生的學伴項目,目的是為了更好的吸引留學生選擇山東大學,學伴項目是一個留學生搭配三個異性學伴,而其中報名學伴的竟然是以女大學生為主,想必這些妹子們可能是更想認識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學習好外語吧。無獨有偶,另外一篇報道則稱,根據統計,濟南成為了繼廣州以后,非洲留學生第二喜歡的城市。我們不能單靠新聞去做出主觀的評價,但是我們想說的是,我們不能為了獲得一些所謂的尊嚴和熱點就去充當“慕洋犬”,如果的確開設了相關的項目,那么與之匹配的性教育課也應該被共同配置,畢竟,誰能不能保證相處過程中的日久生情。

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曾經在四川某高校做過詳細的數據調查,在匿名的回收問卷中,有60%以上的大學生表示自己的第一次都獻給了大學,獻給了大學外面林立的小旅館,而這其中,接受調查的大學生有50%表示在大學期間自己和兩人及兩人以上的朋友有過實質性的關系,這其中有45%左右的大學生表示自己的異性或同性伙伴并非高校中人,而且這其中70%大學生左右表示并沒有使用過安全套等保護措施。大學生正是處于精力充沛,性活躍的狀態,由于高校自我忌諱很深,怕為了影響生源,很多知名大學都刻意隱藏相關的健康數據,另外艾滋病這三個字也不會寫在臉上,甚至有的學生已經被感染卻全然無知,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識理應被納入高校師資德育的考察范圍,而不是走走形式。最主要的是,由于多年以來傳統道德文化的束縛,有部分“叫獸”壓抑了自我,而在逐步高升有了權力以后開始放飛自我。自身也不具備艾滋高危防范意識,以至于道德淪喪的同時成為了艾滋傳播的載體。

另據相關媒體報道,甘肅省某市落馬的女市長,曾經同40名以上的官員發生過關系,成為了熱點,而這可能只是我們所能見到權色交易的冰山一角。與此同時,性侵案件也逐步的被媒體掘地三尺,新聞頭條上三天兩頭的就出現哪里又出現了類似的犯罪,而我們在追查這些犯罪過程中,同時有沒有全方位的考慮受害人的綜合健康問題呢。此外,多地也報道了安全套售假制假的案件,專門模仿知名國際大牌,在網絡或者小店以低于市場正常售價或者以慶祝活動打折的方式進行銷售,網購現在已經成了消費的主流模式。除了高校和職場,現在流行的同學十年聚會,二十年聚會,號稱“拆散一對算一對”的老同學聚會,不也正是大家發泄自己對平淡無味婚姻情感生活不滿的集中營么,其實這樣的危害性更大。往往覺得過往同學熟人熟識,可以放松警惕,可是真正去掂量一下,對方真實的生活有自己所想象那么簡單嗎。很多人都知道西南地區近幾年艾滋病傳染增長率較高,除了因為疾病預防一線的老師們辛勤勞作,將很多以前未檢出的病例篩選出。可是又有幾個人知道,成都可是PUA渣男渣女的重災區。號稱無敵超級搭訕術,2小時可迷倒妹子,6小時可推到妹子,在網絡交友軟件的推波助瀾下變得更加的兇悍兇險。我們大可統計一下,全國那么多大小酒店旅館林林立立,需要盈利,而鐘點房的盈利占據了極高的一個比例,在中國全世界人口第一大國這個基數條件下,艾滋病就算傳播幾率再小再難,那么也不難可以看出為什么還處于低流行趨勢了,這真是可憐了很多接盤俠們。

在去年在昆明召開的艾滋病學術交流大會上,艾滋病傳染率95%以上是經性傳播的,其中異性傳播比例為70%左右,同性傳播比例為30%左右。同理,異性傳播比例高于同性傳播也是由于異性群體的基數遠遠大于同性人群的數量。這些驚悚數據的背后,都是每一個人體內荷爾蒙分泌的產物。性本能本身作為人的三大本能之一不可否認,但是完全沒有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識,那就可能導致更多的悲劇產生。對于每一個人都應該去思考一下,自己是否曾經有過一些并沒有重視的高危行為,自己是否具備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識。其實只要我們自己潔身自好,彼此忠貞真誠,艾滋總體離我們還是比較遠的。我們既要做到不因為在網絡上瞎搜瞎看瞎問導致艾滋病恐懼癥,又能科學的看待艾滋病的傳播途徑。

希望每一位中國人都能養成良好健康的好習慣,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也為整個國家可持續性發展目標盡一份自己所能盡到的責任。

該篇文章為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原創,轉載請注明出處。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 福建11选5专家推荐 福彩中奖故事2017年 双色球药蓝分布图旧版 蓝洞棋牌是什么公司 江西多乐彩重号走势图 胜负14场爱彩投注网 赛车北京pk10官网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山东体彩快乐扑克三 北京快乐8大小稳赚技巧 新11选5任选1 彩票极速快3有什么技巧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历史走势 快乐8走势图 中国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