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預中心>> 恐艾干預>> 干預筆記>>恐艾癥要多久才能脫恐 良好自助學習就脫得快

恐艾癥要多久才能脫恐 良好自助學習就脫得快

作者:張老師     來源: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27日    點擊數:

這幾天四川連發了好幾次地震,首先感謝這幾天發信息關懷中心的老恐友。在已經脫恐許久的情況下,還能念想到老師們,這樣的親密和信任關系也只能是在過去長期的溝通和干預下不斷培養出來的,這樣的穩定關系也作為一種安全信號牢牢支持著大家一如既往的去過著當下最平凡的生活,同樣這些關系以及成功的案例也是中心老師繼續努力研究恐艾癥,做好恐艾干預工作的源動力。

(圖片:脫恐再苦 也請堅持下去)

在每周一老師在群上進行在線答疑的時候,很多艾滋病恐懼癥恐友都會問一些他們最擔心的艾滋病感染風險的問題,在給予回答以后,大部分表示滿意。可是第二天,在郭老師和陳老師答疑的時候,就會發現,同樣的問題又再次被提了出來,得到回答又表示滿意。再到第二周的周一,老師答疑的時候又會發現,連標點符號都沒有改變的問題又再次被問及。恐友這時候還不忘加一句,張老師,求求您告訴我答案吧,告訴我我就真的不恐了。老師相信他所表達的是真實的想法,的確他不想再恐了,沒有人愿意這么一直恐下去,因為大家都很懂,恐懼的越久對自己的身心傷害就會越大,甚至有的恐友會采取極端方式,高額花費選擇現在還不太成熟的一些所謂高精尖的艾滋病檢測方式,試圖在兩三天就可以遠離恐艾的痛苦。但是事實上,表達的真實想法和其行為慣性起了沖突,一方面真不想再去恐再去問,然而再另一方面,卻繼續表達出了,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把一個問題問個幾十次,問個幾百個人,自己就覺得不踏實。結果這個就導致了在網絡上無論是問詢真實可信的醫生,還是志愿者或者恐友,自己并沒有解決恐懼的問題。這其中,還有不少是向各級疾控中心艾滋病服務熱線撥打了無數次的電話,也還是沒有從根本上解決艾滋病恐懼問題。也許打完電話那一瞬間好像放心了一點點,但是沒過多久,不穩定的心態配合習慣性的思維又讓人感到不那么踏實,又開始強迫自己繼續去尋求自己所認為可以用于脫恐的方法了。到處撥打專業機構的電話,到處詢問艾滋病風險并不能從本質上作為艾滋病恐懼癥脫恐干預的方法,這也是為什么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并沒有開通咨詢熱線的原因了。因為打了電話以后,恐艾的恐友就會繼續把得到的信息點作為自己強迫對抗的一部分去維持自己的強迫對抗,該擔心的恐友還會繼續就概率問題擔心,軀體化障礙的恐友還會繼續關注著自己身上的癥狀,并且不斷的去疑惑怎么這么像艾滋病初期癥狀啊。

大部分恐艾癥恐友在網絡上,都是選擇了以上的方式作為自己脫恐的方法,結果導致了和自己的脫恐預期有所差距,并且網絡上的艾滋病信息真假難辨,不僅沒能得到系統性的知識,反而還因為網絡上大量說法不一致,甚至被改動數據的言論影響,變得更為的矛盾和敏感。以前網上就經常爆出說是某某專家的文章,說百分百怎么怎么,然而在和專家本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專家卻否認那個觀點是他說的。恐友們很多因為以前沒有接觸過艾滋病相關的知識,在很多問題上都是按照自己的主觀感覺去給自己計劃,這種計劃類似于我們常說的一種感覺。但是,感覺并不代表一種科學。它看似覺得好像是那么一回事,結果或許會導致一些矛盾的東西出現。就像我覺得我自己應該到處問問,把艾滋病知識了解完畢了就可以脫恐。結果呢,艾滋病知識倒是越學越多,甚至有的恐友都在網上自詡為疾控專家了,說到別人頭頭是道,但是一聯想到自己的行為以及產生對應的癥狀,就又開始不淡定了。那種假設式帶來的有關萬一的壓迫,以及恐艾癥本身就伴隨著的不穩定,尤其是早上起床時最容易產生的不穩定,都成了大家有苦說不出,從根本上無力去解決的東西。這也是為什么大家所能看見一個幾乎沒有什么人去研究的領域,卻擁擠了很多人每天在反反復復探討艾滋病相關的信息事件呢,如果真的能夠徹底擺脫,又不是從事艾滋病防治相關工作的角色,誰還愿意每天浸泡在這樣滿是負能量,從意識形態上都對身心產生巨大傷害的這么一個地方呢。

那么對于我們恐友來說,我們該怎么去脫恐,算得上是一種科學呢。對于一些恐友,他們仿佛意識到了,到處去撥打疾控中心,公衛中心電話咨詢醫生也不是最好的方式,在網絡上反復問不同的志愿者也不是最好的方式。那總得有一個比較常規中肯的辦法吧。是的,對于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來說,這么十年來也一直在試圖尋找適合恐艾癥恐友的最佳解決方案。但是受到每一個恐友自身經歷,以及成長環境,人格和感知的不同,在進行干預的過程中都會有不少的差別。不過基于大多數徹底脫恐的恐友,我們還是羅列了一個大體的方案,也就是我們所提到的自助性脫恐計劃。什么叫自助脫恐呢,首先我們應該摒棄掉原有的亂搜亂問的習慣,選擇一個自己最信任的機構或者平臺,在上面進行學習,并且在學習的過程中就不太理解的地方做好筆記。在有機會像寫這篇文章的作者或者這個機構平臺的專業人員進行咨詢的時候,就將不太理解的地方和其做一個交流,以消除自己對于部分艾滋病知識的誤解,以及脫恐過程中的誤區。如果曾經是有亂搜過導致增加新的恐懼點的經歷,我們在這里可能還需要一個“排雷”的步驟。在誤區一個一個被不斷的矯正后,我們的意識層面將會變得比較清澈穩定,這時候我們就可以去調整我們的心態了。一般來說,這樣的專一自助性的學習對于很多恐友是有效的方式,如果是嚴格執行專一自助性的學習,大約有50%恐友花掉幾個月時間就能自助脫恐成功。但是如果在一個平臺自助學習一個月還沒有明顯的進步,甚至有嚴重化的趨勢,比如發現自己因為受到過去太大的刺激,思維諸多的羈絆,那么我們可能就需要再次對我們可能哪兒沒有做好進行評估了,或者我們是否應該就我們自己的人格特點進行評估,以真實的去了解自己,調整方法。這個時候可能就需要引入攝入性的會談了。攝入性的會談大多數是一個一對一溝通的過程,在這個過程里面,我們需要提供給專業老師我們足夠多的信息,包括我們的恐懼成因,恐懼持續多久,目前的狀態,是否有復高等行為,并且需要向對方保證一切都是真實的,同樣提供一對一服務的老師則需要讓咨詢者更加的去了解他的真實信息以及能力,達到一個彼此了解和信任的基礎,開始進行一對一的工作模式,其屬于影響性系統,是目前最主要的用以恐艾癥干預脫恐的方法。

綜合來說,就是如果艾滋病恐懼癥的恐友們不再因為過度而選擇去亂搜亂問打亂自己合理脫恐的計劃,而是選擇自助專一系統的去學習,并且將它內化,自己的高度越來越高,自我的穩定程度越來越好,自己對艾滋病相關信息也越來越客觀,那么對于它的恐懼也變得越來越不那么敏感。當很多年回顧這段脫恐經歷的時候,就會覺得,噢,那三到六個月還真的讓我自己成長了,恐艾經歷就像做夢一樣,看似有感染艾滋病的真實可能,其實真的離自己很遠很遠。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 江苏11选5软件 丰禾棋牌怎么样 深福彩开奖 中国体育彩票网官网 山西泳坛夺金技巧 百赢棋牌游戏官网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贵州11选5任三技巧 河南快赢481预测 体彩四川金7乐中奖达人 炸金花手机app 双色球复式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论文 贵州11选5任三推荐号 建设银行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