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預中心>> 疑病干預>> 性艾軼事>>為什么艾滋病讓人感到恐懼 源于害怕死亡害怕被拋棄

為什么艾滋病讓人感到恐懼 源于害怕死亡害怕被拋棄

作者:微醺小二     來源:簡書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6日    點擊數:

艾滋的恐怖,不在于它發病的那一刻。對艾滋病的恐懼,在于網上的網民總是抱著鍵盤述說它的無處不在,它的可怕。一旦開始在網絡上搜索艾滋病相關詞匯,一旦開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脫恐,就開始陷入艾滋病恐懼的循環中難以自拔。對于艾滋的可怕,在于它極其容易摧毀一個人對生活的信念。得知自己得了艾滋病的人,很容易失去對活下去的希望。也還有一種人,他們沒有得病,卻很容易被恐艾的心理擊潰,無法生活無法工作,幾個月,幾年,幾十年,甚至是終身靈魂都受到恐艾的拷問。

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了一篇關于艾滋患者的采訪,他們都是普通人,不過是在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一天,吃飯、坐車,遇到車禍,或者體檢,輸血,或者與一個人親密接觸。

就在那短暫的幾秒鐘的血液/體液交換的那一瞬間他們感染了艾滋。

他們也曾以為,那些事情永遠不會落在自己頭上。但,自從那件事后,他們的身份變成了“艾滋病人”。

然后他們開始被迫與一切讓人不適的東西畫等號——毒品、濫交、犯罪,他們被社會輿論暴力歧視,被人當做現世中行走的傳染源。

因為大眾對于艾滋的不正確認知,讓他們中大多數人至今在正常人面前抬不起頭。

“連讓我們單獨在一個屋子里的機會都沒有。”

冬子是一名縣城的語文老師。在1995年一次意外的車禍,讓她被輸入了別人的血液。

那幾年的民間有償獻血隊,像蝗蟲一樣在鄉鎮間光明正大地掠過,將瘟疫與噩夢帶向了全國,錘碎了許多安逸家庭的美夢。

在2004年的春天,那一年冬子26歲。在單位體檢的時候,她被查出來攜帶HIV病毒。

在得知這個消息的那一刻,她嚇得不行,以為沒有明天了。

冬子和她前夫是在學校談的戀愛,彼此知根知底,戀愛談了八年。那個年代,相比介紹相親,自主選擇,是相對幸福的一件事。

她也這樣以為,她原來對前夫挺有信心的。但事實是,恐懼籠罩了前夫,勝于那些道義和愛。

那時候,大眾對艾滋的認識比較落后,以為一旦得病,人也就活不了多久了。于是,在前夫家庭的壓力下,他們離婚了。

前夫家給出的離婚理由是:他們家要絕后了,他不想等老了以后沒孩子養老。

“媒體平時不正面報道,

一到12月1號都是吸毒、濫交感染。”

阿蘭,是一名女性抗艾網絡的志愿者。

在得病之前,她過著三點一線的生活,單位的財務室、離單位不遠的家、每天必經的那條小街。

1999年的時候,因為宮外孕大出血,在醫院的建議下,她輸了四個人的血液。也正是因為如此,她被感染。

2003年的時候,她開始高燒不下、四肢乏力,進醫院一檢查才得知是HIV,并由HIV導致了PCP(一種艾滋常會導致的機會性感染,比較危險)。

當年的藝人高楓,就是死于PCP。可悲的是,如今搜索出來排列第一的鏈接,還是以”私生活腐爛“為標題的文章,到如今,媒體還在用這個詞在定義他,定義艾滋病。

阿蘭經歷過兩次PCP,但兩次PCP都沒有把她打垮,反而讓她堅定不移地走上了公益的路,試圖將那些生命走向死亡邊緣的人拉回來。

在得病后,她發現自己想找到更多生命的意義。很多人,就是這樣走上了公益的道路。

他們經歷過痛苦,在痛苦中強烈地感受到傾訴和被傾訴的需要。于是,他們在進行公益行動輸出溫暖的同時,達到自我療愈。

“我不想讓我的父母,我的女友失望。”

大金一共發生過兩次高危性行為。之前,他沒有找過小姐,但是周圍的很多同事都找過,和他們聊天的時候,同事都會說得津津有味。

于是,大金開始產生好奇,但是這種好奇是致命的。

在第二次高危性行為后,大金開始恐艾了。他忘記了是什么原因,驅使他在網上買了HIV試紙,因為真的害怕,打算測試一下,要不他覺得自己很難熬。

從此之后,大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在網絡上購買HIV試紙,測試自己是否感染,就像汽車想要前行,就需要加油。如果沒有這個陰性,大金就覺得自己很難活下去。

因為恐艾,每當有一丁點和艾滋掛上勾的癥狀,大金都會止不住地去想自己究竟是不是得了艾滋。

大金開始后悔,可世界上不會賣后悔藥。每當他看見自己女朋友天真笑容的時候,他就會想要崩潰。

當一個未知的死亡陰影籠罩在人的眼前的時候,誰都是會張皇失措的。脆弱惶恐,是當下的本能反應,我們都還沒有做好死的準備。

恐艾的人,并非是全是因為大意而犯錯的人。因為艾滋的傳播途徑,不僅僅是只有一個性行為。

就像前兩則的采訪,她們的感染,是因為血液傳染,并非性行為。

在很早之前,當大眾對艾滋還不是很了解的時候,所有的醫生都會告訴患者,千萬不要將得病的消息告訴別人,因為確確實實曾經發生過,人們對艾滋病患者的暴力行徑——將艾滋病人堵在家里,不讓其出門。

當徹底了解了艾滋以后,我們不應該帶著有色眼鏡去看待那些艾滋病患。而那些恐艾人群,他們中也有一部分人,是因為受到了創傷,接觸了陌生血源和針頭,才會恐懼。

盡管如此,他們至少還有還有邁出驗證自己的這一步勇氣。生活是需要勇氣的,我們都有承擔自己生命的責任,但別忘了,擅自詆毀侮辱別人,也會毀了他們的一生。

沒有任何病人,理應受到任何一種的歧視,更不應該被輿論暴力對待。

可怕的不是艾滋也是任何一種未知病毒,而是人們因為在未知恐懼下,衍生出的畸形看法。

科普

關于傳染途徑:主要傳播方式是性生活傳播、血液傳播(包括針頭)、母嬰傳播。唾液、淚液的日常接觸并不會導致感染。如果接吻要傳播艾滋,除非你滿嘴潰瘍,還吃了別人一杯左右的口水。

關于性生活:首先,攜帶者通過藥物控制,可以將體內的病毒降低到檢測不出的地步,也不具備傳染性。其次,再加上正確規范的安全套使用下,能達到雙重保險。

關于藥物和治療:02年開始,國家逐步普及免費的HIV抗病毒藥物。另外,在準確的藥物干預下,大多數人都會擁有一個和健康的生命差不多的生活質量和壽命。

好好保護自己:如果你不了解那個即將和你“親密接觸”的朋友,請采取適當的保護措施(安全套)。如果已經確定沒有感染艾滋病的可能,還在擔心艾滋病,請及時聯系具備艾滋病防治經驗的專業心理機構進行脫恐。

?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 内蒙古11选5一定牛遗漏 沈阳棋牌游戏 手机腾讯游戏大全列表 865棋牌游戏官方网站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地址 下载娱网棋牌官网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彩票平台源码出售 北京pk10牛牛算法 大智慧手机炒股 历史上双色球和值最大号 鄂尔多斯福彩中心官网 金博棋牌官方网站 甘肃11选5五码遗漏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内蒙古十一选五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