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預中心>> 恐艾干預>> 干預筆記>>恐艾恐狂怎么解決 停止百度消除強迫汲取正能量

恐艾恐狂怎么解決 停止百度消除強迫汲取正能量

作者:羅老師     來源: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13日    點擊數:

很多艾滋病恐懼癥患者自述恐艾恐得想哭,恐艾恐到不敢碰陌生人,生活學習生活已經亂的一塌糊涂。他們迫切想脫恐,想盡快的脫恐。脫恐的方法有很多,針對于不同的恐艾癥恐友都各有側重,那么今天我們從脫恐的另一個維度來看看,作為我們恐友,到底該如何脫恐呢。

(圖片:張老師在給醫務工作者提供恐艾癥干預方法的系統培訓)

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的老師們在進行恐艾干預專業人才培訓時常常說到,脫恐,就是一個不斷吸收正能量,釋放負能量的過程。試想,您滿心都是關于疾病的疑問、假想,我那天的行為到底有沒有風險?為什么每個醫生說的窗口期建議檢測時間不一致?為什么我還是這么恐懼和焦慮?甚至,那么多的醫生、老師,包括檢測報告,都告訴我我沒有感染,我還是那么糾結和害怕呢?我是恐懼日常行為接觸,我總是強迫性洗手、關注身邊可能會導致我感染的各種情況,等等等等,您可能心里總是裝滿了這樣那樣的疑問、假設、可能性,這些東西壓著您踹不過氣來,有些朋友還可以和最親的家人述說分擔一下,有的人可能只有自己默默承受,到網絡上搜索艾滋病相關信息和一些同樣有恐艾癥的陌生人聊天時反而把自己嚇得更夠嗆,繼續讓自己的恐艾情況嚴重。這些都是您目前的狀態,缺少正能量的支持和補充,更沒有一個科學的合理地負能量的釋放通道。

?

要消除恐艾,必須獲得正能量,摒棄負能量。負能量不可能自己消失,是需要別人以自己的正能量替換恐友的負能量。每個人的正能量都極其有限,而且替換是一個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孜孜不倦走心的一個過程。這也是為什么從事恐艾干預的醫生老師在花了幾十分鐘乃至幾個小時為一個咨詢者做了恐艾干預以后,會覺得特別特別累,那就是自我正能量被大量的負能量所代替。

那么,怎樣才能獲得正能量的支持呢?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羅列了以下幾種主要的獲得方式。

?

一、尋求外界的正能量源

?

相信這么一段時間恐艾以來,在網絡中瘋狂搜索答案的您逐漸發現,您已經無法單純只依靠自己走出這段非常難過的時期,當您在深淵之中的時候,這痛苦的深淵需要您伸出手,讓人拉您上來。您需要一個專業、負責、堅定、樂觀、有經驗的專業人士,能夠給予您不懂的艾滋病知識答疑解惑,帶領您走出不知道該怎么去走的脫恐之路,不管您是否已經都有點想放棄自己了,試過了很多方法依然無法找到出路,但是只要您愿意伸出手,想脫恐,愿意相信這個醫生老師,那么這個人就會堅定地告知您,不要放棄,您脫恐的道路就在前方,您每一步該怎么走,該如何做,都會告知您,您需要有個人一直鼓勵和陪伴您。中心副理事長,疾控中心陳曉宇醫生就是這樣一個擁有正能量和豐富脫恐經驗的人,他不僅長期關注艾滋病塵肺病患者,為他們提供無私的幫助,還參與了大量的公益活動。他不僅是樂山第一網紅醫生,還是微博上健康達人,粉絲達到二十幾萬。在他手上脫恐的恐友不下上萬人,每一個經過陳醫生幫助的恐友,都從陳醫生身上汲取了不少的正能量。前幾日,陳醫生還被選為樂山大佛代言人,與人為善,與佛結緣,以佛之名,助力脫恐,相信將會有更多的艾滋病恐懼癥患者都能通過他的正能量,這份真正的力量,脫恐成功。

?

二、寫特殊的日記自我鼓勵

?

這是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使用的一種特殊性的方法,適用于特定的恐艾癥人群。您可以假想現在的您不再是您,而是另一個人,遇到恐艾問題的是他(她),他叫“小李”、“小王”,您是他最真誠的朋友。您可以以寫信、寫日記的方式,鼓勵他,支持他,讓他繼續加油。同時在書寫的過程中,您會感覺到一種暖暖的感覺。“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難受,你恐艾了這么久,吃過了這么多的苦,看到你這樣難受,我真的很想幫助你,你看你也嘗試了很多努力,也許是你的方法錯了,也許是時間還不夠,和你期待的脫恐的那一天還有段距離,但是,請你不要灰心,那是你的過去了,你要把握住當下,你會走到脫恐的那一天,你有什么煩惱,有什么不順心地都可以找我說,你可以嘗試調整方法,尋求更有力的更科學的幫助,縮短你和脫恐的差距,我期待和你一起共享勝利的那一天。”

“你一定要加油,試想你過去成功的那些事,還記得我們一起備戰考試的日子嗎?還記得我們一起熬夜工作的那個晚上嗎,沒有什么問題是解決不了的,今天解決不了,明天也會解決,我們一起努力,好嗎?”

等等等等,我相信咱們恐友只要拿起筆,愿意寫下您想寫的東西,您一定會寫出更多鼓勵自己的動情話語,當您寫完,您可以哭出聲來,您驚訝于自己會收獲到正能量,因為,在恐艾干預的指導下,您嘗試接納自己,并且終于擁抱了自己。

?

三、漸漸回歸生活,多給身邊人積極的幫助。

?

恐艾以來,您可能一直專注于分析是否可能導致艾滋病感染這件事,逐漸忽略甚至可以說無暇顧及身邊的親友、同學或者同事,滿心只想著自己的事,也許覺得自己逃離這個大家庭,這樣才是對大家都好,也許覺得只有自己做到一種生理和心理都完全絕對確定性的排除,才能夠重新融入自己的家庭。有時候內心很憋屈,也想和他們交流,卻發現,既想述說,又害怕他們不理解自己,更害怕他們擔憂的眼神,他們是否是在評判我,他們是否已經開始不喜歡我。如果還有高危的行為,那更是咬牙在堅持,一方面不說覺得心理很痛苦,說了又背叛了家庭,變得全家都很痛苦。人可怕的不在于痛苦的刺激,而在于矛盾的選擇,以及這樣選擇過程中痛苦的持續性。這個和恐友們常常到我們恐艾干預中心來問是否還需要再進行艾滋病檢測有異曲同工之意,其實是否還應該檢測,檢測的結果又是什么,大部分恐艾咨詢者內心自己是非常明白的。

也許,對于恐友,一切的一切,只是多想了一些,少做了一些。您可以嘗試,關注和發現身邊人今天做了什么事,當下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真誠地就他(她)的表現,做得好的地方,給予他肯定和鼓勵,如果對方需要一些幫助,力所能及地也可以積極的回應他。慢慢地,您會發現,幫助他人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自己越來越具有正能量,自己就逐步走在了脫恐的道路上。就像一個恐艾癥患者去面詢陳醫生,并且順帶去幫助了陳醫生一直在無償幫助的瓷娃娃陳艷,陪著陳艷吃飯,和她拉家常,臨走還以表達幫助的形式買了陳艷所做的手工糖。回來以后,他就打電話到中心表示感謝,他說自從恐艾以來,從來沒有這么開心過,快樂過,原來去幫助更弱勢的群體不僅是對自己罪惡的懺悔,更是感恩社會提高自我正念,收獲了滿滿的正能量。

?

我們又該如何科學釋放負能量呢?恐艾的負能量非常巨大,相信每一位恐友都深有體會。大家都會發現在網上咨詢一個人,咨詢到后面對方都愛理不理了,那正是因為對方受到了太多的負能量,讓自己也產生了大量的沖突,繼而進行趨避性選擇。中心老師不建議大家直接傳遞給親友,他們聽到后雖然能夠從精神上去支持和鼓勵您,他們也能對您笑臉,但是轉過頭那一瞬間,他們的痛苦又有誰知道呢。如果親人這樣的狀態不小心被恐友看到,那么引起的痛苦又將繼續增加。這樣下來,能起到科學化解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很可能導致的結果是他們忍住痛苦試著去做一些什么能夠幫助您,您卻覺得沒有什么用,而且內心也很焦慮,然后親友也開始煩惱,和您一起為這個事害怕、焦慮、糾結。

最科學的方法,是尋求外界專業人士,進行負能量的釋放。我們希望您們將負能量,將您們悲傷痛苦的那一面都留在恐艾干預中心的醫生老師這里,將最快樂開心那一面帶給您的父母及妻兒。

?


街机捕鱼大亨下载 怎样赢钱澳洲幸运10 11月8日七星彩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ttop10 北京赛车pk10缩水工具 手游棋牌赢现金手机版 彩票双色球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79期 河北11选5遗漏走式手机版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2 辉煌棋牌下载送28元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齐鲁风彩七乐彩走势图 gtv网络棋牌频道象棋 中国中铁股票行情 甘肃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沈阳棋牌登录失败